•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
  • 快3走势图今天 > 古代言情 > 我是朝堂一枝花 > 第一百零八章 这是造得什么孽?
        花潜和韩聪垂头丧气的去领了鞭子,区区二、三十鞭,对他们这两个暗卫来说就是不痛不痒的伤,两人随便抹了点伤药,就睡下了了事。

        夜已深沉,皓月当空。

        花潜和韩聪领完鞭子躺在床上休息的的时候,整个西北都察院所有的官员线人都因为收到了院史大人的死命令,而彻夜运转,不眠不休。

        柳之然在从韩聪嘴里知道崔道远意图杖毙白珞后,第一时间就下令都察院西北一线彻查崔道远,务必要把他从三岁到现在的所有不法之事都给查出证据来。

        都察院西北一线所有人员都因为柳之然这一个命令而疯狂运转,而躺在床上早该睡着的柳之然却睁着眼看着床帐睡不着。

        白日里,白珞扶那女子下马车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的回放在他的脑海。

        白珞脸上温柔的笑意;伸手如女子下马车的体贴;两人站在一起的柔情蜜意,还有两人并肩步入县衙的背影……

        每一幕都极慢极细致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辗转难眠。

        柳之然深吸一口气,忍耐的闭了闭眼,心头的燥意却依旧无法消退,他索性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来人?!绷怀辽?。

        一个脸庞陌生的暗卫推门进来。

        “花潜呢?”柳之然皱眉问。

        “回大人,他们今日领了罚,是您吩咐让他们今晚休值一夜?!?br />
        柳之然这才想了起来这事,抬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暗卫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暗卫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却又极力忍住,沉稳道:“回大人,属下名为莫超?!?br />
        “嗯,你去把这几日我未批复的院里公文拿过来?!?br />
        “是?!蹦前滴懒成瞎Ь葱欣裢讼?。

        柳之然起身穿衣,坐到了书案之后等莫超。

        这次来西北接应的暗卫,柳之然让他们都留了下来。

        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一半,西北这个虎狼之地,他还是得小心为上。

        莫超办事手脚很利落,很快就带着人把公文搬了过来,不过是一月不到,他未批复的公文就已经有了两个大檀木箱之多。

        抬箱子上来的暗卫下去后,莫超就把箱子里的院务一摞摞的搬到书案上。

        本来宽敞干净的黄花梨书案,不一时就堆满了公文卷宗,几乎把柳之然给湮没在了书案之后。

        柳之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繁重的院务,神情平静,稔熟的拿起最上面的一本公文,翻开提笔批阅起来。

        莫超沏了浓浓的茶送上来后,便安静的伺候在房间一角。

        小院里,柳之然房间里的烛火一直亮到了天明。

        而小院内外,隐匿的暗卫们,亦默默守护着这座安静朴素的小院,一直到天明。

        第二日,清晨补睡后的柳之然,脸上已无一丝倦意,推门出来就看见韩聪正在院子里提着石敢当练臂力。

        韩聪耳力灵敏,听到脚步声,回头就看到是大人和花潜立在身后,连忙放下石敢当,行礼道:“大人?!?br />
        一早上的锻炼,让韩聪汗透襟背,浑身肌肉贲张,冒着热气。

        “嗯,”柳之然负手点头,问韩聪:“你怎么在这里?”

        嗯?韩聪纳闷,他不在这里,该在哪里?

        难道大人是怪他现了身?

        可现在暗卫人手充足,也不需要他和花潜再一暗一明的?;ち税?。

        “大人,小的不知……”韩聪试探着问。

        “我不是叫你去?;ぐ诅竺??还没叫你回来吧?”柳之然皱眉。

        韩聪闻言,脸上一苦,心里差点要哭出来。

        他堂堂一个暗卫,论品级跟白大人是一个级别,怎么他就得给白大人当跟班了呢?

        就算不提品级,贴身跟着院史大人多风光,就算在御前,在皇上面前也是个脸熟的人物;而跟着大人出生入死,干得都是大事,多威风,多气派。

        可是跟着白珞有什么?跟着他去给流民盖房子,还是帮着他在这个西北小县城里抓小偷?

        韩聪委屈,他心里不愿意,一百个不愿意。

        再说,跟着白珞只让他贴钱,这次光是帮白珞往牢里通关系就用了好几百两银子,他的老婆本都赔进去一半。

        可他偏偏因为办事不力,还不敢找院史大人报销,这些钱让他现在想起来心还生疼。

        不行,他不去,坚决不去,韩聪在心里暗暗想。

        拱手行礼,韩聪正要张口说话,就听到院史大人冷若冰霜的声音:“怎么,不想去?”

        韩聪吓得一个激灵,话都没从脑子里过就说了出来:“回大人,属下不敢,属下愿意?;ぐ状笕?,属下这就去县衙?!?br />
        下意识一说完,韩聪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巴子。

        可话已经除了口,哪里还收得回来,更何况,此时院史大人已经满意得点头,“不错,那你现在就收拾收拾去吧?!?br />
        韩聪心里都在流血,面上却一丝不敢显露,拱手道:“是,大人?!?br />
        退下去的韩聪心中已经垂头丧气到了极点,可想到院史大人就站在自己身后,生怕大人看出来自己不愿意,只好硬生生的撑着,身姿挺拔精神抖擞的走了回去。

        他此时的心中却在郁闷大喊:这是造的什么孽??!

        把韩聪赶走了,柳之然却也提不起心思再做别的。

        花潜对院史大人察言观色,上前一步斟酌着道:“大人,今日一早许大夫已经出门逛街去了,您看您要不要也去逛逛?”

        逛街?

        柳之然不想去,可却也不想在呆在这个院子里了。

        罢了,走走就走走吧。

        花潜见院史大人点头,扭头对着院子里的角落低哨两声,四个暗卫就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从院门里轻巧的出去,先去了街上隐匿了身形。

        安宁县大街虽然没有兰州城大街繁华,可是却也自有一番热闹。

        柳之然慢慢的走着,路上商铺林立,酒楼茶舍布帘高挑,小贩叫卖、说书小调此起彼伏,行人往来不绝。

        柳之然走了百来步,看着这世间百态,心情竟也真的莫名轻快起来。

        花潜看着自家大人脸色渐缓,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可一直缓步而行的大人,却突然立住了脚步。

        花潜随着大人的目光往前看去,正好好看见白大人带着柴胡正在前面的首饰铺子里,修长莹白的手中拿着一根造型繁复的珠钗,正在细细观赏。

        完了!花潜心里一个咯噔。

        今天晚上院里的暗卫又得陪着大人彻夜不眠了……

        柳之然抿唇,昨夜那种不舒服与烦躁又涌了上心头,定定的看了一眼螓首低垂,正细细看着珠钗的白珞,他冷下脸转身就走。

        花潜看了一眼白珞,再看了一眼好不容易心情好转,这会脸色又难看起来的院史大人,心中浮现和韩聪一样的郁闷大喊:

        这是造的什么孽??!

        柳之然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路旁楼上有人喊他:“翰飞?来,上来喝酒来?!?br />
        柳之然抬头一看,楼上开着的窗户里有人探出半个身子来,相貌端庄周正,脸上的表情却放荡不羁,正举着酒杯对他说话。

        正是一大早就出门的许奕君。

        柳之然皱眉,看了一眼楼下的招牌迎春楼?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是安宁县的妓院。

        这许奕君倒是厉害,到这里不到两天,就摸到了妓院里去了。

        柳之然懒得搭理这个不着调的,径直抬腿往前走,却不妨身后传来一个清亮干净的声音。

        “翰飞兄?”

        花潜扭头,正好看到白珞正对着自家大人的背影打招呼。
  •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