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希腊“和解” 马其顿将改国名为“北马其顿” 2019-07-23
  • 万科养老业务进入第二阶段,服务取代产品成为中心 2019-07-23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9-07-22
  • 光明网卫生编辑室招聘3名编辑 2019-07-22
  • 哈儿啊,你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不错么? 2019-07-01
  • 回复@海之宁: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不证明你也很老蚕? 2019-07-01
  • 广州市番禺区: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9-06-28
  • 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基础类重大项目结项成果概述 2019-06-28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06-27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6-27
  • 甘肃张掖日报社副总编辑陈文宝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2
  • 抖音发起“奋斗吧,我的青春”正能量挑战赛 2019-06-01
  • 中国人性格比较隐忍,当积怨越来越深,隐忍到一定程度就会像炸弹一样爆发控制不了,为时过晚了 2019-05-30
  • 怀化近800亿元项目集中开工签约助“全域脱贫” 2019-05-23
  •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05-19
  • 快3走势图今天 > 都市言情 > 混世刁民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牧马山,大打出手
        第三百三十四章牧马山,大打出手

        曹诚在看见赵出息同时,赵出息也已经看到曹诚?!貉?文*言*情*首*发』

        他在挂掉李汉电话后,生怕出事,丝毫没敢耽误时间,马不停蹄从川大赶回来,却没想到会在六号别墅门口碰见熟人,说是熟人,也不过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而已,曹诚意外,赵出息更意外,最重要的是,两人都在猜测彼此背后的身份背景。

        曹诚刚开始有些失神,随即摇着头呵呵笑出声,有种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感觉,笑意盎然的走向赵出息,曹诚轻哼道“我没想到会是你,怎么?别告诉我你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我也没想到会是你,很不好意思的是,我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怎么,进去坐坐”赵出息向前两步不卑不亢的回道。

        两人对于点点的事情已经心知肚明。

        曹诚瞅眼价值不菲的宾利以及赵出息身边不得不多看两眼的周易,有些轻蔑道“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这样也好,开门见山,省的彼此打哈哈”

        赵出息做出请的动作平静道“请”

        曹诚转身带着自己的两个手下走进别墅,这次李汉和王德利自然不会阻拦。赵出息的表情却有些复杂,这个男人能够单挑匹马杀到蔚蓝卡地亚,显然底气十足,丝毫没什么要忌讳的,赵出息心里嘀咕,难道他就是方川?西南第一公子?可惜他不认识方川,也不知道黄土认不认识这位纨绔子弟。

        六号别墅一楼客厅,赵出息和曹诚相对而坐,两个彼此不知道对方姓名背景的男人开始一场谈判,貌似至少目前为止,是曹诚占着上风,他对于带点点离开这里有着绝对的底气,应该说,他不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实力可以阻止他,难道他的背景比方川还要大?

        “许曼躲在楼上,真不打算见我?是今天不见我,还是打算一辈子不见?”曹诚双手握在一起,盯着赵出息强势的问道。

        赵出息已经让上茶上水果,不管如何,来者便是客……

        “许曼不在这里”赵出息没打算隐瞒,直接告诉曹诚许曼不在这里。

        曹诚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道“许曼不在?别告诉我,点点也不在?”

        “点点在,就在楼上,我女朋友带着”赵出息如实回道。

        曹诚好笑道“那就好,只要点点在便行,许曼在不在我不关心”

        “我能知道你是点点的什么人么?”赵出息比较感兴趣的问道,以眼前这个男人的年龄来看,显然不可能是点点的爸爸,不过看起来似乎很清楚点点和许曼的关系。

        曹诚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行,那我也想知道你和许曼的关系,许曼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帮她藏着点点,难道是美人计?也是,许曼倒是有几分姿色,少妇的韵味很足,可惜我不能动,便宜你了”

        曹诚的话,透着一股流氓气息,更是对赵出息的一种挑衅。

        赵出息虽说对曹诚的话很是反感,可处于礼貌还是回道“我和许曼没什么关系,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只能说是在牧马山见过两次面的邻居,不过我能看出来,许曼是个好女人,也是个好妈妈”

        “见过两次面的女邻居?”曹诚不禁有些好笑,这个解释显然无法让他相信,可他懒得追究,呵呵笑道“也行,既然是只见过两次面的女邻居,那现在麻烦你这位心地善良的邻居把点点交给他的亲叔叔手里”

        “点点的亲叔叔?你怎么才能证明你是点点的亲叔叔,而不是对点点不利的人?”赵出息据理力争道,他自然不会随随便便把点点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虽说他知道许曼和她老公的事情,可谁知道这是不是她老公的人?!貉?文*言*情*首*发』

        赵出息的话,明显是拒绝。

        曹诚有些轻蔑的笑道“我发现我有些讨厌你了,怎么办?”

        “那是你的自由,你讨厌我,我能有什么办法?”赵出息耸耸肩笑道。

        曹诚冷笑道“不用说那么多,你只需告诉我,你让不让我带走点点,如果不让,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带点点走”

        “你都不说你是谁,我怎么放心把点点交给你?”这次赵出息却没说交不交的问题。

        曹诚身子前倾,直面赵出息,赵出息表情冷静,猜测道“你是方川?”

        曹诚听到赵出息居然猜测她是方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方川?你还居然知道方大公子,不过让你失望了,我不是方大公子,我只是让他给我帮忙找点点而已”曹诚语气急转直下道“听你这意思,看来你是知道方大公子找点点这事,可是你没把点点交出来,啧啧居然连方大公子的面子都不给,让我也猜猜,你又是何方神圣”

        听完曹诚的话,赵出息庆幸又担忧,庆幸的是,眼前的男人不是让芙蓉姐忌惮的方大公子,担忧的是,这个男人可能比方大公子背景还要大,能让方大公子动这么大的阵势帮忙,怎能普通?再联想到许曼走时说的话,赵出息不禁开始怀疑许曼的老公到底是什么身份,许曼是不是给自己隐瞒实情了。

        “你不是方川”赵出息眉头紧锁道。

        曹诚语气低沉道“我姓曹叫曹诚,你呢,敢说出你叫什么?”

        “赵出息”赵出息如实说道,没打算弄虚作假,因为眼前这个叫曹诚的男人如果想知道自己的身份,轻而易举便能查出来。

        曹诚略微失神,自言自语道“赵出息?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熟悉?”

        沉思片刻后,曹诚终于想到是谁了,玩味道“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难怪说话如此底气十足,原来是位大人物啊,我听方川说过,简姨的接班人,赵出息,我说的没错吧”

        赵出息不否认,也不确认,可在曹诚眼里,这便是默认。

        曹诚死死的盯着赵出息道“赵出息,我对你很感兴趣,如果你今天真想玩,我不介意陪你跋扈一把,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点点,你交还是不交?”

        “不管你是什么背景,是点点的亲叔叔也好,不是也好,点点是许曼交给我照顾,如果许曼同意,我现在便可以把点点交给你,如果许曼没吭声,不好意思,恕难从命”赵出息掷地有声的说道,他虽然不想得罪这位背景可能是自己绝对不能得罪的人,可真让他交出点点,他目前还做不到。

        “那就是不交了?”曹诚不怒反笑道。

        赵出息眯着眼睛看着曹诚,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曹诚豁然起身恼怒道“等会我要是再次踏进这别墅的大门,你还能让我带不走点点,你就是我大爷,我们走”

        曹诚这话,已经不留余地……

        赵出息看着曹诚离开的背景,一时有些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曹诚走出蔚蓝卡地亚六号别墅后,并没有径直离开,而是坐在蔚蓝卡地亚的湖边再次拨通堂哥曹义的电话,依旧陪着领导的曹义接通电话后,沉声道“怎么样,事情办妥了?”

        曹诚摇头道“哥,有点小麻烦,可能得你出手”

        “什么麻烦,说”曹义皱眉询问道。

        曹诚解释道“帮许曼藏着点点的男人有些背景,他没有交出点点的意思,看来我们只能来硬的了”

        “谁,什么背景?”曹义直奔主题道,他倒想看看,得多大的背景拦他的事。

        曹诚停顿几秒后回道“赵出息,刚接那个叫简姨位子的男人”

        “这也算背景?”曹义不禁讥笑出声,他听说过这个男人,可更多的却是愤怒,恼怒道“我这就给市局打电话,让他们带人过去,赵出息,我记住了”

        “这样最好”曹诚轻声说道。

        曹诚没给方川打电话,主要他不想让这事情闹的人尽可知,何况这种小事,还用不上方大公子出马。

        “你不是牛么,你就是成都的龙,我也得给你踩下去”曹诚不屑道。

        几分钟后,双流国际机场,一对男女刚刚走出机场正准备去打车,男人穿的普普通通,都是很旧的衣服,看起来脏兮兮的,只是跟在他旁边的女人实在太耀眼,有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不得不让周围的男人们多看两眼。女人戴着墨镜,完全无视这些异样的眼神,瞅眼旁边从昨天进西宁到第一次坐飞机再到现在的男人,似乎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的样子,时常失神发呆,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更有些不知所措的自卑,眼神充满警惕和好奇。

        “这就是成都么?”男人语气颤抖的问道,手里提着很重的东西。

        女人淡淡笑道“这就是成都,出息奋斗的城市”

        “哦”男人目光呆滞的点头,便开始继续东张西望,想要尽快熟悉这个再次陌生的环境,心理学上说,这是因为没有安全感。

        从昨天到今天,他见过太过从来没见过的东西,经历过太多他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他的世界突然被无限放大,被迫去接受很多超出想象的东西,那些高楼大厦高的让他觉得比祁连山的雪山都要高,那些到处随处可见的汽车比祁连县不知要多多少,还有那无穷无尽的人,哪里都是人,如同蚂蚁般。记得昨天晚上他们住的那家叫酒店的地方,房间干净漂亮到他不敢躺在床上睡觉,只敢在地上将就一晚上,生怕自己弄脏,不过这事,他没敢告诉李青衣。这自然还有第一次坐飞机,飞机起飞的时候,他吓的脸色苍白,要不是李青衣分散他的注意力,他真怕自己会喊出声,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凤凰村除过赵出息胆子最大的爷们,现在想来不禁有些脸红,不过后来,习惯一切后,便没什么别的反应,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窗户外面。

        “我们啥时候才能见到出息,我肚子饿了”两人往出租车点走的路上,黑子忍不住开口道。

        “你又饿了?”李青衣不禁好笑道,要知道他刚刚在飞机上吃了三盒鸡肉饭。

        黑子不好意思的点头。

        李青衣只好说道“快了,等你见到出息,想吃什么,出息都会让你吃”

        一听到有吃的,黑子立刻充满期待……

        牧马山蔚蓝卡地亚湖边,曹诚一直在等自己的援兵,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狠狠的抽赵出息那张嘴脸,简姨的接班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几分钟后,牧马山蔚蓝卡地亚响起一连串的警笛声,曹诚知道来了,哈哈大笑着走向六号别墅……

        六号别墅,赵出息正在楼上陪齐思和点点吃午饭,齐思已经知道下面发生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道“出息,今天是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带点点出去”

        赵出息轻笑道“没事,点点想吃冰淇琳而已”

        赵出息虽说没责怪齐思,可齐思感到很自责。

        “点点,冰淇琳好吃么?”赵出息看向笑的很开心的点点问道。

        点点嘿嘿笑着点头道“好吃,我还想吃呢”

        “好啊,只要你听话,叔叔下次带你去吃”赵出息浅笑道,这时候他已经听到外面的的警笛声。

        点点傻傻点头道“点点会听话的,也会听姐姐话的”

        齐思不禁被这傻丫头逗乐……

        果然,没过多久,李汉急急忙忙的跑上楼,有些不忍打搅这其乐融融的场面,可赵出息已经看到他,起身径直走到李汉面前道“什么事?”

        李汉脸色很是难看的说道“赵哥,不好了,下面来了一帮警察”

        赵出息回头望眼齐思和点点,悄然跟着李汉下楼。

        六号别墅楼下大厅,此刻曹诚正带着十多个警察气势汹汹的站在那里,警察都是从市局调来的,刚到六号别墅,便直接封锁整个别墅,带头的是市局刑侦支队的队长,不过这男人并没有越俎代庖,局长已经通知过,所有事情听自己身边这个叫曹诚的男人吩咐,他让干什么便干什么。同时局长也已经告诉他,他们要面对的这个男人的背景,男人不禁对今天这场面感兴趣,可不是谁都敢在像赵出息这种人面前撒野,他却有这么次机会。

        当赵出息带着李汉和周易下楼后,六号别墅另外两个保镖正在和警察们对峙当中,曹诚看到赵出息后,大喊道“赵出息,你不是很牛么,你现在告诉我,你怎么拦我?”

        赵出息没想到回来这么多警察,脸色阴晴不定道“果真是大手笔”

        “简姨的接班人,听着多唬人,可在我眼里,你就是只蚂蚁,我想踩死你,轻轻松松,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有本事,你继续拦着我啊”曹诚飞扬跋扈道。

        “我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赵出息走到曹诚的对面后,平静道。

        曹诚冷笑道“普通人,刚才你可没说你是普通人,现在怂了?我说过,你要玩,我陪你玩到底,就怕你玩不起”

        赵出息知道自己已经被人踩在脚底下,不得不把点点交出去,虽说他很不想这么做,可正如芙蓉姐说的,不能为这件小事,搭上整个圈子的前途,让整个圈子得罪如此强大的敌人。

        “是你自己乖乖把点点交给我,还是我自己去找点点?”曹诚向前两部,和赵出息面对面,挑衅道。

        赵出息瞅眼背后随身准备动手的警察们道“我输了,你赢了,不过,我会想尽办法把点点带回来,直到许曼点头”

        “行,我等着你”曹诚放肆的笑道“动手”

        就在这时候,从这帮警察的后面响起某个女人的声音,女人气势如虹的喊道“曹家的男人果真威风”
  • 与希腊“和解” 马其顿将改国名为“北马其顿” 2019-07-23
  • 万科养老业务进入第二阶段,服务取代产品成为中心 2019-07-23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9-07-22
  • 光明网卫生编辑室招聘3名编辑 2019-07-22
  • 哈儿啊,你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不错么? 2019-07-01
  • 回复@海之宁: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不证明你也很老蚕? 2019-07-01
  • 广州市番禺区: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9-06-28
  • 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基础类重大项目结项成果概述 2019-06-28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06-27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6-27
  • 甘肃张掖日报社副总编辑陈文宝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2
  • 抖音发起“奋斗吧,我的青春”正能量挑战赛 2019-06-01
  • 中国人性格比较隐忍,当积怨越来越深,隐忍到一定程度就会像炸弹一样爆发控制不了,为时过晚了 2019-05-30
  • 怀化近800亿元项目集中开工签约助“全域脱贫” 2019-05-23
  •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05-19
  • 快3跨度和值速查表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号 江西快3开奖0417028 浙江11选5走势图top10 恩施福彩中奖 网上斗地主赌博游戏 北京赛车pk拾6码长期稳赚 彩票极速快3规律 香港赛马会独平一码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体彩20选5中奖条件 快乐12今日开奖结果 彩客网双色球 高频彩票走势 微信足彩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