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希腊“和解” 马其顿将改国名为“北马其顿” 2019-07-23
  • 万科养老业务进入第二阶段,服务取代产品成为中心 2019-07-23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9-07-22
  • 光明网卫生编辑室招聘3名编辑 2019-07-22
  • 哈儿啊,你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不错么? 2019-07-01
  • 回复@海之宁: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不证明你也很老蚕? 2019-07-01
  • 广州市番禺区: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9-06-28
  • 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基础类重大项目结项成果概述 2019-06-28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06-27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6-27
  • 甘肃张掖日报社副总编辑陈文宝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2
  • 抖音发起“奋斗吧,我的青春”正能量挑战赛 2019-06-01
  • 中国人性格比较隐忍,当积怨越来越深,隐忍到一定程度就会像炸弹一样爆发控制不了,为时过晚了 2019-05-30
  • 怀化近800亿元项目集中开工签约助“全域脱贫” 2019-05-23
  •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05-19
  • 快3走势图今天 > 都市言情 > 混世刁民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求救,求和……(下)
        第八百二十一章求救,求和……(下)

        谁能救他们?谁敢救他们?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经历了,才能明白其中的酸甜苦辣,很多事情都不足为外人道也,谭鸿儒现在终于明白当初李公权的处境是多么的无奈,面对自上而下的无形压力,面对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隐藏在暗处的对手,还要面对人性的险恶,普通人在这种处境中早已崩溃,但他不能,他要是崩溃了,依靠在他这棵大树下的所有人都将倒下,而他要付出的代价,极有可能就是这条命,命没了,什么就都没了。

        在没有被协助调查前,谭鸿儒拜访了很多人,那些前几天还跟他拍着肩膀称兄道弟的朋友们,瞬间像是变了脸色,想着办法避着他,由于经历过李公权的事情,所以谭鸿儒对此已经见怪不怪。纵然这些人当中,有不少跟他有着复杂的利益往来,但这个时候大家想的更多的是自保,自己都保不住,还怎么保别人?

        有时候,辉煌时候的所有一切都是假象,只有当你陷入?;?,才能看清楚很多事情的本来面目。

        不过谭鸿儒并不憎恨这些人,也没理由去唾弃,谁在这个时候都会这么做,这是人的求生本能,如果是他,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所以也就别怪别人?;购糜行┤四罴熬汕?,告诉谭鸿儒些事情,那就是省上这次决心要动德绵两市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现在德绵两市还在扛着,真要扛不住了,你估计在劫难逃。

        这位好心人的提醒让谭鸿儒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紧接着,他就被协助调查……

        “方家?”听到徐守望的建议,谭鸿儒陷入沉思当中,找方家帮忙不失为一个办法,可这个时候,方家会帮他们?就算会帮,他们也可能付出极高的代价。

        徐守望开始解释道“这个时候川内能帮我们的,也只有方家了,如果方家帮不了,那就只能找更高层面了,比如四九城那些掮客们”

        “方家不是普通角色,就算他们会帮我们,估计代价也是我们无法承受的”被徐守望点醒的谭鸿儒平静下来后,开始冷静分析。

        徐守望苦笑摇头道“鸿儒,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计较一城一池之失,眼前这局面,你我都清楚,除非你想步李公权和简姨的后尘”

        “好,你迅帮我联系方川,我要见他”谭鸿儒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次没有再犹豫。

        局面复杂的谁也看不清楚,只能靠猜去探知所谓的真相,谭鸿儒不好过,屈家这时候也不好过,只是比起谭鸿儒来说,要轻松不少。

        老爷子过着喂猫养花的日子,似乎根本不关心那些琐事,屈文德又一次急急忙忙的跑进老宅,手里拿着洒水壶在浇花的老爷子瞪了他眼,屈文德这才平静下来,老爷子询问道“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不要这么慌乱么?”

        “父亲,谭鸿儒出来了,不过看起来应该不好过”屈文德洋洋得意道,似乎忘了他昨天也被带去协助调查了,虽然只是询问了些简单的事情。

        老爷子平淡说道“你都能出来,他自然能出来,不过现在,他估计是被盯住了,这次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屈文德关心道,这局面他的脑子已经不够用,生怕自己走错路毁了屈家,所以事事都得询问老爷子。

        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能做什么,你该做什么?安安静静的等着赵出息那边的动静吧,至于其他事情,我想不用我怎么教你做吧?”

        “父亲放心,我一直都在做,毕竟我们要做两手准备”屈文德呵呵笑道,已经算是小老头,连孙子都有了的他,还是那么沉不下来。

        “还算你聪明”老爷子挥挥手示意他忙自己的去吧。

        赵出息会不会针对屈家,那是赵出息的事,但屈家也得做些事情以防不测……

        徐守望做事的效率很高,只用半天时间就已经约到方川,方川倒是豪爽,既然谭鸿儒想见他,那就见见呗,毕竟谭鸿儒曾经也没少帮过他,而他们有段时间也一起针对过赵出息,也算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至于谭鸿儒为什么要见他,方川心里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他们方家的金字招牌在这里挂着,有权势自然就会有人找上门,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隔天,两人见面的地方约在比较有趣的地方,人来人往异常繁华的宽窄巷子,只是大清早这里并没有多少人,随便找了家店,谭鸿儒和方川坐在一起,其他人分散在周围,保证了谭鸿儒和方川聊天不会被打扰。

        “好久没见红爷,红爷的气色有点差啊,回头我让人给你送点东西,补补身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不能垮了”见到谭鸿儒以后,方川把玩着手中的金刚浅笑道,他倒是真有些日子没见谭鸿儒,上次见谭鸿儒的时候,谭鸿儒可谓是红光满面,现在整个人阴气沉沉的,没有半点活力,看来赵出息真把谭鸿儒搞的焦头烂额,也是,他现在已经是大厦将倾了。

        谭鸿儒没有功夫跟方川扯别的,冷笑道“方大公子,我现在的处境,别人不知道,你方大公子还能不知道,有必要这么埋汰我谭某人?”

        “谭哥,我这不是埋汰你,我这是关心你,不管任何时候,身体重要,你要是倒了,你后面那些人怎么办?”方川喝着咖啡笑眯眯的说道,退一步来说,谭鸿儒就是现在头顶悬把刀,这又跟他有什么关系?他该怎么享受生活,就怎么享受生活,挣了这么多钱,好歹得花出去。

        谭鸿儒盯着方川冰冷道“如果方少想关心我,那就想办法帮我渡过这次难关”

        “渡过难关?”方川装迷糊道,那表情真能拿奥斯卡影帝。

        谭鸿儒知道方川在装傻,冷哼道“不然方少以为我谭某人来找你是做什么?”

        “我还以为谭哥找我喝咖啡呢”方川哈哈笑道,心里却鄙视,都特么这个处境了,还在装大爷,真是高处站久了,不知道自己本来什么样子了。

        这家咖啡店在院子里面,显的有些阴森,倒是挺凉快,这么拨个性迥异气场强大的男人们坐在一起,谁也不敢再留下来喝咖啡,老板是又着急又无奈,他真没胆量过来赶人走。

        谭鸿儒哈哈笑道“方少,有必要玩这招么,我们都是聪明人,如果方少不想帮我,可以直说,何必要如此拐弯抹角”

        “我虽然不知道别的,但我至少知道,想要别人帮你,应该说是救你,你至少放低自己的姿态,搞的我方川欠你几千万似的”方川脸色瞬变,很是不善的说道。

        此话一出,谭鸿儒脸面挂不住,旁边的中元蠢蠢欲动,方川丝毫不以为然道“怎么,还想动我,也不看看你多大点本事”

        谭鸿儒瞪眼旁边的中元,深呼吸口气道“方少,这次我是诚心的希望你能帮我渡过难关,如果不是形势所逼,我也不会来求你,如果你能帮我渡过难关,就算是付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谭哥,任何代价,包括你的命么?”方川身子前倾,有些挑衅的问道。

        谭鸿儒克制着自己的怒火,不是他不想火,是他真不敢火,要是连方川都得罪了,这川渝他还真待不下去了。

        看谭鸿儒憋屈的样子让方川很有成就感,方川学着谭鸿儒的样子哈哈大笑道“谭哥别生气,开个玩笑而已”

        “那你帮,还是不帮?”谭鸿儒的耐心越来越差,径直问道。

        方川并不着急,乐呵道“想来谭哥应该知道是谁在搞鬼”

        “除了赵出息,还能是谁”谭鸿儒冷哼道。

        方川笑呵呵道“来来来,我给谭哥说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想来应该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最开始的时候,这事跟赵出息扯不上任何关系,毕竟他媳妇舅舅潘岳刚也深陷其中,只不过赵出息本事倒是大,居然能提前知道这件事,将他舅舅弄到香港,将很多事情处理的干净,不得不说我们赵爷的人脉和能量。谭哥深陷其中,只能说谭哥运气差,其次是绵阳有些人做事太高调,在这个时候惹到了新上任的省纪委书记,而且国土资源厅那里也有人不长眼,弄了些不该弄的事情,于是事情就爆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很多人就这样被牵扯进去了,谭哥也是其中之一。接下来呢,就是我们赵爷表演的时候到了,赵爷和谭哥的关系,想来不用我说了,不是你死,就是他死,只要有机会,都想置对方于死地,那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赵爷自然不会放过,所以他开始行动了。他跟胡家的关系,想来也不用说说了,省委组织部长那可是胡老爷子的门生,然后呢我又知道龚书记和胡家有渊源,再加上赵出息找了这事的主要推动人,常务副省长林嘉华,所以才会有谭哥现在的处境,也就是说,这些大佬已经对这件事下了定义,那就是谁都有可能出事,谭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赵出息……”谭鸿儒咬牙切齿道,但至少方川这番话,让他知道自己怎么会有今天,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赵出息居然动用了这么大的能量,如果他再不想办法自救,面对这样的压力,这次就真输了。

        回过神的谭鸿儒连忙说道“方川,这次你一定得要救我,除了你没人能救我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答应”

        “我救你?谭哥,你还没明白?我怎么救你?我要是救你,我就等于和那些大佬作对,除非我不想在川渝混了,除非我们方家想找死,所以这次,我真救不了你”方川直接拒绝道,不管谭鸿儒怎么说,谭鸿儒就算是把德绵的利益交给他,他都不敢救,什么该沾什么不该沾,方川心里明白,何况他现在跟赵出息有很多合作,难道想要赔钱赚吆喝,再撕破脸皮?当他知道赵出息的长安控股那几位大股东背.景时,他就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自己还想在川渝混,就跟赵出息做朋友,做不了朋友,也别做敌人。

        谭鸿儒面如土灰,周围几个人脸色也很难看,这位在川渝翻云覆雨多年的大佬有些无助道“方川,连你都救不了我,这次我是不是完了?”

        方川若有所思道“不不不,这川渝还有一个人能救你”

        “谁?”谭鸿儒惊喜道,心情就像刚刚还在地狱,现在却在天堂。

        方川沉声“赵出息……”
  • 与希腊“和解” 马其顿将改国名为“北马其顿” 2019-07-23
  • 万科养老业务进入第二阶段,服务取代产品成为中心 2019-07-23
  • 高傲,名牌大学的人真的除了积累课本知识以外,确实啥也不懂!看:这些“高材生们”这些年来害怕艰难风险、不敢艰苦奋斗为人民,而去鼓吹资本主义现成的道路,称为胆小鬼不 2019-07-22
  • 光明网卫生编辑室招聘3名编辑 2019-07-22
  • 哈儿啊,你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不错么? 2019-07-01
  • 回复@海之宁: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你认定为老蚕的人在一个阵营中,不证明你也很老蚕? 2019-07-01
  • 广州市番禺区:搭建电梯事务社区治理平台 2019-06-28
  • 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基础类重大项目结项成果概述 2019-06-28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2019-06-27
  • 创世界杯人口最少参赛国记录 北欧黑马能否再造神奇 2019-06-27
  • 甘肃张掖日报社副总编辑陈文宝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6-22
  • 抖音发起“奋斗吧,我的青春”正能量挑战赛 2019-06-01
  • 中国人性格比较隐忍,当积怨越来越深,隐忍到一定程度就会像炸弹一样爆发控制不了,为时过晚了 2019-05-30
  • 怀化近800亿元项目集中开工签约助“全域脱贫” 2019-05-23
  •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05-19
  • 中原凤彩22选5走势图 单机斗地主免费下载 极速快乐十分彩开奖网 内蒙古11选5直选走势图 31选7走势图福建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三走势 七乐彩走势图浙江 如龙极2扑克技巧 海南环岛赛指标统计 体彩p3开机号 12生肖的寓意和象征 陕西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香港六合彩频果报图片 彩票30选58月3号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