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
  • 快3走势图今天 > 都市言情 > 故里忆长安 > 第二十八章 我,只想把整个林家都毁掉
        看了看手机上的钟,还有十五分钟便八点了,该走了。

        起身,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白笙的肩:“行啦!别想那么多啦!有事找我,别一个人扛着?!?br />
        白笙打趣道:“啧啧啧,这有了背后的男人后,果然不一样了?!?br />
        闻言,面颊微红,这孩子又乱说话。

        走出白笙的房间,见阮婉儿和宁安生还在,阮婉儿娇软的躺在宁安学怀里,轻声说些娇儒耳语,是恋爱中的模样,只是,宁安学却是有些心不在焉。

        二人见林菀戚从房间里走出来,打算要走,急忙坐起来,有些尴尬的看着她。

        林菀戚未理会,径直的走向门口,和白舅舅和舅妈道了声谢准备离开。

        白舅妈突然道:“林姑娘,这黑灯瞎火的,你一个女孩回去多害怕!正好,婉儿今晚不在家里睡,她等下回自己家,你要不让她们送你回去。安学开了车过来的?!?br />
        林菀戚笑了笑,回头看向因为白舅妈这话猛然站起来的有些紧张的二人。

        阮婉儿有些不情愿却只能带着丝丝逼迫的眼神看着她,而宁安生看着她的眼神,却是奇怪的,似是想要和她说什么却又碍于什么不能说。

        “不了,楼下有司机接我?!?br />
        白舅妈以为林菀戚是叫了什么滴滴打车,有些担忧的着急的拦着她:“你是不是叫了什么打车软件?我和你说,林姑娘,你这样不安全??!我看新闻最近好多那上面不好的事情发生啊。你要不还是让他们俩送你吧?!?br />
        菀戚正准备开口拒绝,却听见宁安学道:“不如我们送你回去吧。正好,也是高中的同学,可以叙叙旧啥的?!?br />
        阮婉儿闻言,不敢相信的看着旁边的男人,转头,恶狠狠的不屑的看着林菀戚。

        一道电话铃声从林菀戚手中的手机里响起。

        “喂,是我?!?br />
        “赵叔,我现在就下去。您尽量半小时内把我送回家哈!不然长安回去可能要凶我?!绷州移菪ψ哦缘缁澳峭匪档?。

        挂断电话后,摆摆手机,道:“嗯,我家的派人来接我了。舅妈,您放心吧!我先走了?!彼蛋?,便不管身后白舅妈安心的眼神,和宁安学复杂的目光,还有阮婉儿恶狠狠的注视。

        回到家里,还有一分钟八点半。嘘嘘的叹了口气,嗯还好还好,没迟到没迟到。

        屋内的灯还亮着,菀戚轻声的走进客厅,却见到一模熟悉的身影坐在沙发上。

        季长安开着沙发背坐在沙发上,电视上播着正在播放的新闻。

        听到声音,季长安望过来:“回来了?!?br />
        林菀戚走到他身边,轻轻坐下。原本有些冰冷的脸泛起了丝丝柔意。

        二人就这么沉默片刻,季长安开口道:“我让公司给阮婉儿多下了些活动?!?br />
        林菀戚微微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要说什么,呆滞片刻,惊讶:“你?”

        “嗯,我看了看,盛娱公司是我手下一家参股公司?!奔境ぐ部醋判挛?,却是回答她。

        愣是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后,心里有些疑惑,半响,才问道:“我以为,她不会获得更多的资源?!?br />
        季长安却是嘴角上扬,深不可测的笑意:“或许,获得不会让她开心的资源会更好?!?br />
        恍然明白他什么意思,菀戚心中不觉恶寒...阮婉儿应该没做更过分的事情吧。

        “行了,洗澡去。今晚迟点,九点半前上床睡觉?!奔境ぐ部醋判挛?,淡声道。

        菀戚不愿意,嘟起嘴:“不要,这不和好闺蜜见面,我开心,我要多待会儿?!?br />
        皱眉,冷声开口:“所以,你是打算这个月的零花钱扣没了?”

        林菀戚一听,有些生气:“我睡不着,我不想上去睡觉!”

        “睡不着就闭着眼睛,过会儿就想睡了?!奔境ぐ材训貌焕聿撬纳?。

        林菀戚奇怪,不满道:“为啥这么早睡???我以前都是凌晨才睡觉的?!?br />
        季长安不再说话,只是林菀戚见他板着的脸和能感觉到的轻微的不悦,僵持了片刻,才不情不愿的回到了房间。

        长安看着她娇俏的背影,深邃的双眸带着丝丝笑意,无奈的叹了口气。何尝不想让她多陪自己坐会儿,只是那副身体,现在不好好养着,迟早有一天会废了的。

        ......

        早上吃饭时,绕是季长安向来沉着冷静的人当下脸色也是狠狠的沉了下去。

        “不行!把身子休养好了再去工作?!奔境ぐ埠茸疟永锏牟?,声音不容拒接。

        菀戚怒急,压着心里的怒气焦虑:“我身体怎么样我知道,我很好!我想去工作?!?br />
        “同样的话我不会再说第二遍?!奔境ぐ怖渥帕?。

        林菀戚震惊,以前或多或少也和他接触过,但从没见过他这么绝情不容商量的一面。

        能确定的是,他是样的人,怀疑的是,之前几天对她的要求都是尽量答应,只有这件,他的立场特别坚定。

        平复心底的怒气,冷冷的看着他:“不能上学,也不能工作,成为什么?”

        季长安抿了抿嘴,眼底一抹暗影掠过:“可以去上学?!?br />
        “你什么意思?”菀戚惊讶,睁大着双眸看着他。

        男人抬手,看了看表,放柔了声音:“我给你安排好了,虽然不能以学生的身份,但是可以让你进校旁听?!?br />
        “真的?”菀戚不信这么好运的事儿。

        季长安瞥了她一眼,不理她。

        少见少见,在厨房看着全过程的云姨惊呆了。啧啧啧,第一次见敢这么冲二少爷讲话的人,第一间二少爷受委屈。

        菀戚看面前男人扭头不看她的动作,疑惑,这男人是傲娇么?

        轻轻笑了笑,带着些软儒的味儿:“好哒~季大人,小的错了。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哈?!?br />
        不怪她,谁叫这男人不把话说清楚,鬼知道他给她安排了学校。

        “哼?!蹦腥死浜?,不理她。

        “......”嗯,果然在傲娇。

        这张冷硬英挺的脸做着傲娇的表情...莫名就知道为毛这家伙还拥有一个粉丝后援会了。此等神仙颜值,正常正常!

        在他面前摇摇头,笑言:“原谅我了没???季大人?”男人继续不理他。

        起身微微弯腰,手撑着脑袋在桌上,好笑:“你这是受委屈了?”

        男人未言,但是嘴角微微扬起的笑意被她捕捉到。片刻,听到男人的声音:“谁给的委屈?”

        菀戚微微一怔,随即轻笑:“我。怎么了?”

        季长安回头,那双如星夜般的双眸与她直直的对上,菀戚一时失了神。

        林菀戚今日穿的一身v领长袖纱裙,在开着暖气的屋内到时不觉得冷。脸上未施粉黛,却依然清纯灵动,季长安回头便看到了v领下的玉肌和一点春光,男人的眸光渐渐变得深而暗,喉结上下滑动了下,才哑声道:

        “等下出去找你闺蜜记得多穿点衣服,受委屈了给我打电话来?;蛘呷谜允逅湍愕绞⑹??!?br />
        菀戚疑惑,双眸中带着些许兴奋:“这儿也有盛世?”

        季长安瞥了她一眼:“不准喝酒?!?br />
        菀戚笑笑应声答应,切,我喝的时候你不知道呢。起身回房换衣服。

        出门时,季长安已经回到公司工作了。

        打电话将白笙约出来,赵叔这回开着更低调点的黑色宝马在小区下等着。

        白笙在一堆大众车里面一眼就找到了这辆说着低调一点也不低调的车。

        上车后

        “说吧。今天去哪里?”

        “陪我去趟医院?!绷州移莸?。

        赵叔明白,开车到北城最好的医院之一,季氏名下的医院。下车前,将一个黑色方形皮包交给了林菀戚,恭敬道:“夫人,这是赵秘书给我的。说是您的身份证和护照,还有两位小姐的?!?br />
        林菀戚低声道谢,打开皮包看了看??醋判碌纳矸葜?,住址那一栏已经彻底改了,从南城改到了北城。

        他...竟连这个都准备好了么。

        赵叔又道:“您等下在楼下等我一下,我领您上去。第一次,以后您就知道怎么上去了?!?br />
        林菀戚和白笙下了车,走到了医院一楼,等着赵叔。赵叔将车停在车库里,便赶快赶上来。

        医院来来往往很多人,两名长相漂亮的打扮时尚的女子站在那里吸引了路人的目光。

        有名护士上前问道:“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林菀戚摇了摇头,婉言说了声谢谢。

        赵叔从车库赶上来,有些歉意:“不好意思夫人,车库有点大,花了点时间找停车位置。我来带您走吧?!?br />
        林菀戚点了点头,跟在赵叔身后,白笙忍不住询问:“所以,我们来医院做什么?”

        赵叔领着她往里走到了一间电梯,这件电梯似乎是专属电梯,平日里不允许人走到这。赵叔让菀戚拿身份证在电梯旁边的刷卡去刷了下,解释道:“这是专属vip的直升通道,您的身份证内已经输入核对过信息,在这里刷卡,便可以直通向顶楼病房?!?br />
        菀戚点头明白,很快电梯便到达了一楼,菀戚牵着惊呆了的白笙进去。

        “余夫人现在在34楼,最高楼是35楼?!闭允灏春昧寺ゲ?,解释道。

        白笙这才明白,微微皱眉,望向菀戚:“所以...今天是去看...”低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余夫人,余淮戚,林菀戚的母亲。长安在她睡前告诉她,妈已经平安送到医院在进行治疗了,她可以随时去看她。

        所以,林菀戚今日才来到季氏医院。

        出电梯,有专门的接待台在一旁等候。一名护士见到她和赵叔,恭敬的领他们来到其中一间病房门前。

        林菀戚站在门前,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深吸一口气,打开病房门。

        中间一扇隔离玻璃隔住了林母与她,她走到了玻璃墙前,定定的望着躺在床上,安静祥和的躺着的母亲。

        白笙站在旁边,无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赵叔则将房门轻轻关上,给她更多的空间。

        林菀戚就静静的站着,许久没说话,白笙陪着她。认识多年的姐妹,这种场合,她知道她说什么都没用。

        纵使林菀戚现在蜕变,但有些东西她不会变,因为她就是这样。她擅长演戏,擅长扮猪,擅长隐忍...此刻的七七约莫在一个人舔伤。

        良久,有些哑的声音传来:“白笙,我答应季长安来到他身边,是因为,我做了个交易?!?br />
        “......”白笙望着她,双眸中都是心疼。

        “我需要季二夫人,季二爷妻子这个身份,去复仇?!?br />
        “我,只想把整个林家都毁掉,一个都不剩的全都毁掉?!?br />
        “我要让他们,双倍的尝尝我受的痛,我妈受的痛。无论代价是什么?!?br />
        “众人皆知,季家是军人世家,黑白通吃,只出了季二家这一家商家。军人家只敢混白道,你猜,那条黑道,是谁在称王?”

        白笙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她是个普通人,八卦八卦是正常的,能知道的都是浅层的,深层的她不知道,也无法知道。

        而今日,她第一次接触这些豪门世家的黑暗。林菀戚看着她的样子,轻声一笑:“别害怕。季长安不和我说,我便不拆穿他,他爱干啥干啥?!?br />
        “大宝贝儿,突然觉得你以前对我太善良了,都不告诉我这些事儿?!卑左先跞醯?。

        菀戚瞥了她一眼:“啧啧,这么点事儿就挺不住了。以前还天天喊着要嫁豪门要嫁富二代?!?br />
        白笙脑袋摇的跟摇摇鼓一样:“不了不了,以后我还是把爱情当作首要目标??!”

        二人又在病房陪着林母待到了下午五点多,见白笙有些累了,拉着她出病房。

        白笙打了个哈欠:“嗯?咋了?”

        “看你那么辛苦的份上,带你去个好玩儿的地儿?!陛移莼氐?,掏出手机和赵叔说了声。

        白笙疑惑,还是跟上。到达盛世时,已经快七点了。

        赵叔将二人送到一家外表奢华的夜总会面前,白笙看着大大的名牌,盛世?

        林菀戚让赵叔先回去,等下她和季长安一起回去。

        径直走向大门,嗯,果然还是被拦住了,这次直接掏出电话打给季长安:“过来接我?!?br />
        季长安低声笑了笑,笑声中带着微微的酒意:“呵,小酒鬼?!?br />
        起身,从最中间的主座上离开包厢。

        包厢内的众人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张向来冰冷不近人情的脸带着柔情离开了座位,似是要去接谁。

        又望向坐在主座旁边的一名穿着打扮非常清纯仙气的女子,顿时,八卦啊八卦!大八卦??!

        很快,季长安便大手牵着菀戚的小手,刻意放缓步伐....这一切一切的,白笙都看在眼里。

        啧啧,陷入爱情的美女帅哥啊~

        包厢门再次打开,众人目光聚集在门口,死死的盯着。

        先出现的是季长安,嗯?不是去接人了么?人呢?

        目光再往下面那只牵着的手聚集,季长安淡淡的扫了眼全场,众人缩了缩头,目光收敛了些。

        季长安这才走进来,林菀戚被他牵着走了进来,有些不满的看着他,路上又在叮嘱她不准她喝酒。

        白笙也跟了进来。
  •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