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
  • 快3走势图今天 > 都市言情 > 镇天棺 > 第四百零二章不敢,不敢
        何有光的话对我来说简直是莫名其妙,他不会觉得我和何华华是欢喜冤家,相爱相杀吧,都闹成这个样子了,还想撮合我们?

        何有光的这个主意,何华华的爸妈也是觉得不靠谱的,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不过他们没声张而已。

        倒是阿美觉得很靠谱,说道“对啊,金洋,华华我早就想介绍给你的,是你自己之前要跑的,你可得负起责任来”

        “咳咳,那个,我是修道之人,道士···”

        “喝酒吃肉的时候,你怎么不说道士了,之前你自己说的,你们这一派不禁荤腥,也不管丧嫁的”

        “好吧,我直说吧,我和何华华同学,今生并无夫妻缘分,我之前算过的”

        既然这个借口不好用了,那我只好胡诌一个了,这个他们总得信了吧,我还不信,他们能比过我这个专业的?

        “金洋,人定胜天嘛,我还是很看好你的”

        “就是,我也看好你,你又跟那些神棍不一样,不油腻,也不好吹牛,至于家庭情况,学历背景什么的,我们都不在乎,只要你自己努力就行”

        “我,我是无业游民···”

        我只好再自黑一下,他们这是怎么了,何华华是嫁不出去了吗,不可能吧,以她的条件,追求的人不敢说一条街,那也绝对是不少的,撮合我干什么。

        我现在真的是心如止水啊,一点都不敢想这种事情,说难听点,我就是因为修行过度,整个人很难起**,完全就是禁欲啊。

        “哈哈,不急,你们都还年轻,有时间相处相处就行,金洋,来都来了,陪我吃顿饭”

        何有光看出我坚决的意思,也不强求,留下我下来吃饭而已,我也答应了,饭桌上何华华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也没多管,吃完就走了。

        回到家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所谓的琐事缠身就是这样的,现在我是越来越觉得那些个高人为什么要躲在一些深山老林里潜修了,就是为了避免这些琐事啊。

        我们是修行之人,也许在某一个领域超过了普通人的理解,可对于很多事情,我们并不是很擅长,比如解决这些琐事,用不上道法用不上武功,需要的是高智商和高情商,可是我们有吗,没有啊。

        我们和别人接触的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关潜修,可以说和那些死肥宅没什么区别,甚至情商还不如他们,让我们解决这种事情,完全就是难为情嘛。

        所以我打定主意了,这种破事真的不要参与了,实在是没有能力去搞定,压根就不是我所擅长的。

        休息了一会儿,刘老道回来了,我请他过来聊天,有些事情,也该是面对的时候了。

        “老头,云宣那边我现在不想管了,我也看出来了,他除了谢长明,其余的一概不关心,我不想去追究他到底怎么来的这个底气,但我们不能因小失大,我们得解决我们自己的困境”

        “你想怎么做”

        “问题一个个解决,我现在得罪太多人了,也不能一直等着他们上门找麻烦,我们得主动点,就像是当初我们找秦朗报仇一样,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姓修的”

        “哦,你有他们的线索了?”

        “没有,不过林白肯定有,我决定和他们合作”

        “不怕被坑了?”

        “不怕,我算是看明白了,有实力,谁也不怕,只有心虚的人才怕被人坑,只要我保持这份能力在,也就是有所价值,林白也未必想坑我”

        “孺子可教也,行,我支持你这么做,我早就看你之前的行为不顺眼了,被动挨打算怎么回事,你想怎么做都行,这段时间,我不出门,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尽管说”

        “那倒不用,您老看着就行,这叫做压轴人物,冲锋陷阵我来就行”

        我笑着说道,那姓修的虽然厉害,但也不咋样,三打一还没灭掉我,下次来,死的肯定是他,除非他还能找更多的高手围殴我。

        “还是悠着点吧,姓修的,未必没有隐藏实力,你忘记阴魔了吗,还有,他能拿得出秦朗的神魂来,那红叶的呢,或者是其他高手的呢,这些人手段毒辣,也不知道会什么阴毒的法门,小心为上”

        “我知道,防着他这一手呢,所以雷击木匕首不能给你,你自己也要小心点,谨防他们抄我后路”

        我点点头,雷击木最克制阴邪,所以不能留给刘老道防身,这也是我担心的一点,那些王八蛋不知道会不会冲刘老道下手,这算是我唯一的软肋了。

        “放心吧,我还没这么弱,当年社会混乱,我遭遇的危险比你这厉害千百倍,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我都还活着,这些魑魅魍魉算个屁”

        “嘿嘿,又吹牛了,我出社会这么些年了,可没听过柳三绝的名号”

        “柳三绝的名号我只用了几年而已,江湖闯荡,怎么能只有一个名号呢,而且时过境迁,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活着的可没几个人了”

        “嘿嘿,你就吹吧,行了,睡觉去,明天找林白商量商量”

        我大笑着说道,刘老道也是会吹牛的,不敢全信也不能不信,不过这点小爱好,不打击他了。

        第二天我就去找了林白,向他提出了合作的要求,林白自然是大喜过望,他还正愁人手呢。

        “金洋,你要是早点和我合作多好,哎”

        “这不是伤还没好利索吗,就算是这些天,你也别指望我能当打手”

        “那还要多久,少了你这个大高手,我们可吃不消”

        “你们人手缺到这个地步了?”

        “废话,我们的正式人员才多少,整个国家多大,还有外派到海外,以及一些特殊任务,缺人得很啊,哎”

        “别跟我吐槽,我不知道,我大概还要一个星期,最少三五天”

        我撇撇嘴,人手不足我觉得是真的,但不至于这样,不就是想坑我嘛,倒是我这边,是真的还动不了手,上一次伤得很重。

        这也就是我体质很强,再加上道恒的丹药很有用,要不然没个两三个月根本恢复不了。

        “一个星期,那也很短了,年轻就是好啊”

        林白叹口气说道,上次他可是知道我吐了多少血的,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恢复,已经很不得了了,比起一般的高手,缩短了三四倍的时间。

        “不谈这个了,姓修的找到了没有,这么久了,只知道他一个姓,这也太不应该了吧”

        “惭愧啊,那天大战之后,他就没有消息了,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会吧,他有那么强的势力?”

        “哎,如果不出所料,还涉及到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他估计是一个专业的间谍,有情报机构的帮忙,他们想藏,很难找到的”

        “那岂不是说他又要逍遥法外了,等着下一次卷土重来?”

        “那倒不会,虽然找不到,但也不是一点眉目都没有,人啊,只要有所行动,就必然会露出很多痕迹的,之前不是还有那个姓林的吗,我们从他身上追查起,还真发现了不少问题”

        “哦,什么问题”

        “那个林羽,名字是真的,教育背景也是真的,他出生于香江一个中层家庭,名校毕业,后来却因为金融诈骗入狱,坐了一年多的牢,但他出狱之后,就改做了一段神棍,对于神神叨叨的东西很是痴迷,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又开始诈骗了,利用一些方术,改变自己的外表,然后又学了一些心理学,专门骗那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子”

        “监狱,所以重点是监狱,对吗”

        “没错,你这个重点抓得很敏锐,你还记得秦朗吧,他也有类似的经历,所以这些天我让人翻了一下档案,通缉了一下我们之前办的案子,竟然发现,有类似经历的人超过了二十人,真的是让人心惊肉跳”

        “所以,林先生的意思是,有人在监狱里传授他们邪术”

        我皱起眉头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隐患可谓是极大,进监狱的人不敢一棒子打死,说全都是坏人,可的确是藏污纳垢之地,里面那些无恶不作之辈极多,狼心狗肺者比比皆是,甚至有天性为恶者,也就是那些所谓的反社会人格。

        这些人作恶多端,如果再给他们厉害的害人技术,那他们的破坏力将会大大的增强,成为社会的巨大隐患。

        同理,也可以极大的牵制林白他们的力量,使之分散,可谓是大患了。

        “是啊,我就是这样认为的,而且这还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那林羽在受到你的威胁之后,没有选择逃跑,而是要反杀,我觉得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有靠山,才联系上了姓修的,如果这样想,思路也顺了,不是吗”

        “如果是这样,那这姓修的就更不能留了,必须要彻底灭掉,鬼知道他还能整出多少事情来,想想都多少了,从香江插手我们跟红叶的事情开始,一桩桩一件件,都有他的背景,此人,必杀”

        我冷冷的说道,这家伙斗法本事不怎么样,可是搞阴谋诡计却是厉害得一逼,不趁早灭了他,鬼知道他还能弄出什么事情来。
  •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