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 司马沅开始了清晨开早会, 上午谢如卿,下午沈南风,晚上又明月辉的日子。

        就像养成游戏里, 被安排好早晨、白天、下午、晚上都该干什么的主角一样,跟陀螺一样连轴转。

        在游戏里, 体力值消耗为零过后, 人就自然没了。

        那时候为了刷数值,明月辉控制着主角司马沅, 从来不让他休息,一旦体力降下来了, 就去氪金商城给他买体力丹,氪一两颗,一两个月不睡觉都行。

        可现实的司马沅不是骡子,他是人,也会累。

        “故正得失,动天地, 感鬼神……莫……莫近于诗……”大半夜里, 司马沅还没把前一晚的诗书温好。

        这也没法,祭天大典日近,他几乎一整天一整天地不睡觉,只为平衡好朝堂与明月辉交给他的任务。

        背到这一句过后,他再也支撑不住,直直伏到了案上。

        “阿沅, 阿沅……”明月辉本来正在旁边理试卷,她还模仿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问谢公要了好多题,自己编写成模拟卷来给司马沅做,“小沅沅,做模拟卷啦!”

        司马沅没有回答她,整个人累得跟条死狗一般。

        “做套模拟卷吧……就做一套……”明月辉哄着他。

        就跟家教老师哄着贵族小少爷一样。

        马上就要祭天大典了,这一个月来,司马沅进步可谓是神速。

        纸面实力从17,直直攀升到了30,整整涨了13点。

        可明月辉知道,还有不足半年的时间,那纸面实力75的魔鬼就要冲上来了,再不努力点,两个人就等着迎接各种各样的硬核be吧。

        明月辉可是把他俩的每个be都当《今日说法》看完了,得到了唯一结论就是,做人啊……就得努力,不努力那些堪比周满吃人的结局就等着你了。

        司马沅轻轻揎开那摞明月辉所谓的【模拟卷】,他真的再也写不动一个字了,“阿辉,让我睡一睡吧……”

        明月辉也看着不忍心,望了眼更漏,一咬牙,“睡两个时辰,再起来可好?”

        还没等到回答,就听到了一阵呼噜噜的轻酣声。

        确实是,困得狠了。

        明月辉没法,只得跪下来,背了他,一步一步拖到床上。

        司马沅长得有些高了,比她要高了快大半个头,明月辉一个不察,被司马沅放下来的脚一绊,两人一同滚到了床边。

        “阿沅,阿沅,你起开……”明月辉发现司马沅完全压着她了。

        可惜司马沅已经睡死了,注定就是这样压着她过了一个晚上。

        ……

        睡了还没到三个时辰,明月辉就被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惊醒了。

        她又梦到自己成了《今日说法》的马赛克主角,天还未蒙蒙亮,自己身上的少年睡得比猪还要死。

        明月辉心一狠,轻轻执了少年的手,放在自己的一侧胸处,脑袋伸到少年耳畔,“阿沅,今日的甜头来了哦,再不醒就吃不到了?!?br />
        说完,狠狠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嘶……”少年惊醒,手下意识收紧,手下触感尽是一片软糯。

        这样好得让人神往的手感令他意识清醒了不少。睁眼一瞧,满脸通红。

        “喜欢么?”明月辉大着胆子挺挺胸,她如今涨势甚好,起码从旺仔小馒头涨到了小奶黄包的程度。

        少年猛地点头,整个眼睛别满了血丝。

        明月辉被他那眼神一吓,有点后悔了,她做的事,就好像把一块美味的羔羊肉,主动送到了饿狼嘴边。

        “那你起开,做一套……不,三套模拟卷,若是分数均达到九十五以上,就……就准你再碰一次?!泵髟禄愿芯醯搅烁共康肿诺亩?,声音都是抖的。

        少年听完,深邃地看着她,猛地往她鼻尖上轻轻一吻,声音嘶哑,“好的?!?br />
        那只大手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她的胸脯,明月辉裹了裹自己的衣服,幸亏她还包了两层。刚刚司马沅的眼神令她心有余悸,她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这故事不该从一个单纯的家教片,变成家教avi。

        【等祭天大典过了就好了?!棵髟禄园参孔约?,她绝对不允许自己被司马沅吃干抹净的。

        等他登基过后,再过一年,世家就该逼他采选,扩充后宫了。

        到时候他就该去宠幸那些女人了,也没她什么事了。想到这里,明月辉觑了一眼揽衣的少年,心中莫名地,一种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失落一闪而过。

        ……

        祭天大典那一天,司马沅起得很早,一众宫人早已在外室准备伺候沐浴更衣。

        前一天明月辉特许他睡一个好觉,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几个日子之一。

        他被人服侍着更衣洗漱之后,在穿上那厚重的冕服之前,再次回到了内室,一把揽过睡得正香的明月辉,将之放到了腿上。

        明月辉被弄醒了,一脸幽怨地怒视着他。

        她被通知仅仅只是在登基之时才出现,完全不用走之前的一切过场,此时不过三更天,何苦把她提起来□□?

        这般想着,只见司马沅毫不客气地将她摁到了床沿边,一张脸凑了近来,张嘴堵住了她的嘴。

        明月辉一脸懵逼地接受着这个莫名其妙的深吻,那人抵她抵得很是强硬,明月辉也不好拒绝,索性闭眼享受起来。

        反正这身体的尿性她在这一个月内已经适应完了,虽是比之前敏感,不过敏感也有敏感的好处,那就是爽,既然有爽感那就享受嘛,她可不是那种矫情吧唧的人。

        这是一个漫长而缠绵的深吻,司马沅甚至扶住了明月辉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身,无师自通地摩挲着。

        待他餍足,轻轻分开,只见小女人背靠在床沿上红着脸喘气,。

        司马沅笑了,“今日是我生辰,阿辉,我十六了?!?br />
        十六岁。

        十六岁,明月辉恰不懂他十六岁的意义。

        这里秘密被埋在了司马沅的记忆深处。

        时光回到了小小的他,他曾记得,那时候他问梓宣,怎么才能跟她在一起。

        那时候他才多少岁来着,八岁吧。

        他的梓宣两颊带着不寻常的红晕来看他,他问她怎么了,梓宣说,【阿沅,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br />
        司马沅尚不懂得甚么叫做喜欢,也不懂甚么叫爱,他只觉得,有人要把他的梓宣抢走了。

        梓宣脸上那娇羞又幸福的表情,刺伤了他,他年幼的心不知为何,就像被冰锥狠狠地戳刺了一般。

        “梓宣,那阿沅呢……阿沅什么时候能跟你在一起?”不知情为何物的他,就这样巴巴地问着比他大了整整七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也才十五六岁,她端着脑袋想了想,【十六岁?!?br />
        【等阿沅十六岁的时候,我就跟阿沅在一起了?!?br />
        “那……那你喜欢的人呢?”小小的司马沅有些芥蒂。

        【那时候啊……】小姑娘思考了起来,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红着脸扑哧一笑,【到那时候他若是还没娶我,就说明他不欢喜我了,我就嫁给你?!?br />
        那时的小姑娘怎么知道,后面她与那心上人的命运会如此多舛?

        十六岁花一样的年纪,自然以为爱上一个人,就会与那人长长久久,一辈子也不分离。

        她只是予司马沅了一个美梦,她想,真要到了那时候,自己怕是已为人妻为人母了,就在这时,给这个孩子编织一个美梦又何妨呢?

        她没有想到自己会与心上人分离,也没有想到那时那刻的孩子,不仅仅只是一时兴起地说说而已。

        他一直一直向往着她,从没有一刻停止,也没有一刻放弃,怀着那样的坚韧爬到了她的面前。

        世情如海,沧桑变化。

        八年时光过去,眼前的女人忘了自己叫做梓宣,以前的那段情亦随记忆流逝,转了一个圈过后,她终究是嫁给了司马沅。

        是的,一语成谶,司马沅十六岁的这一年,她被一个叫做命运的东西,带到了他的身边。

        他抓住了,从此以后,就再也不会放手。

        ……

        对于司马沅说的那句话,明月辉还是懵懵的。

        游戏里,司马沅的生日都是可以按照玩家的喜好随意设置的,明月辉从没有想过,现实里的司马沅生日到底是哪天。

        不想,竟然是今日。

        他之前没有给她说,她本来想,等他生日送他大礼的。

        她从穿越到现在,遇到过很多人,也有很多人对她好的,可是说到最亲近的,依然是狗儿子。

        他与她同床共枕,他对她有求必应,他是真的对她好的。

        ”阿沅?!懊髟禄粤澈旌斓?,脑子也被亲得有点糊涂。

        ”嗯?”司马沅盯着她,眼睛里似有火焰在燃烧。

        “我没准备生辰礼物,你想要什么,我送你?!泵髟禄杂械悴桓铱此难劬?,这眼神让她觉得,下一秒他就要将她吃干抹净。

        ”阿辉?!八韭磴淝崆岷暗?,声音嘶哑,“我想要甜头,最大的?!?br />
        说着,他的手指捏了捏她的下巴,爱不释手地摩挲着。

        明月辉眼皮一跳,只觉他接触过的每一寸皮肤都火辣辣的,在烧。

        她想,要是一下子全给了他,他就把自己丢在后宫,泯然众人了怎么办?

        那句【不】荡在口中,久久说不出来,今日可是他十六岁的生辰啊,在明月辉眼中,他的生辰比祭天大典还要重要,她不忍心让他失望。

        她也不是不可以走肾,可她不愿意走到那一步,到了那一步,就好像两人的关系再也回不去了。

        “甜头不能一下子就给最大的……”明月辉舔了舔嘴唇,“今晚,我会给我力所能及的,可好?”

        她感觉少年盯着她,就好像要把她洞穿似的。

        过了好半天,才沙哑开口,“你说的,可不许唬我?!?br />
        明月辉被他患得患失的语言逗笑了,“若是唬了你怎么办?”

        少年凑过来,啄了一口鼻尖,“加倍讨回?!?br />
        ……

        ……

        玄色冕服,玉具剑,天河带,冕旒十二串,他的身后,是巍峨宫城。

        少年英气勃勃的模样渐渐与游戏一开始重合。

        祭天大典后,少年一步步走向明月辉走来,明月辉带着龙凤花钗冠,上缀大小花二十四株,恰好与少年通天冠的梁数相同。

        无数人朝他们跪拜,整个天下都在他们脚下。

        饶是见过无数大场面,明月辉还是有些脚软。

        少年握住了她的手,一双利眼向她看来,那双眼睛就像是海一般,给予了她安定。

        明月辉也反握住他的手,两人一步一步登上台阶,登上万仞刀锋,登上苦海无边,登上……这天下权力的巅峰。

        作者有话要说:  狗……现在才码完……完惹……存稿用光了……要过上每日现写的日子了……

        狗子正悲伤,就不写小剧场了。

        小渣:……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给大家唱首歌吧。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冰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 不断的烧钱和融资 共享单车这门“生意”将走到哪里 2019-04-04
  • 盆地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4
  •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栽”了 2019-03-28
  • 阳泉市春播生产平稳有序 2019-03-28
  • 出租广州市番禺区大龙街东兴路476号4楼物业空置部分 2019-03-22
  • 争奇斗艳 洛阳牡丹进入盛花期  600多种牡丹迎春绽放 2019-03-22
  • 陕西省第二届特色与休闲农业青年微电影微视频大赛开始报名 2019-03-10
  • 征稿:“改革印记”邀您讲述中国发展故事 2019-02-14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2-12
  • 奥迪汽车排放造假事件再度发酵 董事长在德国被捕 2018-12-09
  • 国产新型雷达芯片华睿2号与组网中心同时亮相 2018-12-09